星洲日报:"中国式过马路"不应全归责于行人素质

来源:百度新闻责任编辑:程涛
2019-06-07 01:44:03

中新网11月28日电 马来西亚《星洲日报》日前刊出评论说,“中国式过马路”反映部分行人集体闯红灯的陋习,却也凸显行人路权的保障和规范问题,应引起城市道路交通管理部门的反思。分析称,在交通流量较大的路口,行人最大可忍受等待时间为90秒,超过此时间限值,行人过马路的情况将“不受控制”。冲红灯不能全归责于行人素质,红灯时间设计才是关键。

文章摘编如下:

何谓“中国式过马路”?即“撮堆过马路”。在中国城市,只要凑够一撮人,就可以大胆过马路了,与红灯绿灯无关。

在一大群闯红灯的人潮中,坚定站在路边等候绿灯的人,往往要承受更大心理压力。原本不想闯红灯的人,正是在这种压力下“随大流”,面对红灯过了马路。

这是一种典型的“规范大于规则”的体现。所谓规则就是交通法,而在人们内心发挥作用的其实是规范,路口闯红灯已成了一种规范,它对人的影响力更大,才会出现人们原本不愿意闯红灯,却担心被旁人翻白眼,担心被人认为“显得就你懂交通法”。

最近,与红绿灯无关的“中国式过马路”,成为网络热议话题,经由网络和媒体报导,引起广泛社会讨论。

“中国式过马路”一词,已被收入百度百科,成为时下网络流行语。有网民说:“有时候自己一个人不闯红灯貌似还不入群,有点被孤立了,当大部分人随波逐流闯红灯,看到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和自己留在原地,还有点感动。”

不过,也有网民说:“起初,我总是在路边老老实实等绿灯,但每次绿灯,车辆右转几乎不断,你根本就没法过马路。

以后就习惯凑够一撮人,顶着红灯过马路,否则你就老在路口站着,甭想过马路。”交通专家、陕西长安大学教授段里仁,曾在一个省会城市做过调查,行人等候红灯的时间是93秒,绿灯放行时间是27秒,在这27秒里,行人还要躲闪路口右转车,躲来躲去,人还没到马路中心线,27秒已经超过,这让行人怎么过马路?

看一座城市的交通是否文明,首先要看弱势群体,如残疾人、老人的出行是否方便和安全;其次是行人、非机动车等相对弱势群体,出行是否方便和安全;而后才是作为交通强势群体的机动车通行是否顺畅。

“中国式过马路”深层次原因在于,城市道路交通发展过程中,长期来未能有效实现路权在行人和机动车之间的合理分配。

路权,即道路通行权,指交通参与者根据交通法规所享有的权利,即在一定空间和时间内使用道路及其相关设施,包括通行权、先行权、占有权等。

路权的合理分配,是道路交通安全法学理论的重要制度之一,强调各行其道原则和先后通行原则。

“中国式过马路”固然反映部分行人集体闯红灯的陋习,却也凸显行人路权的保障和规范问题,同样应引起城市道路交通管理部门的反思。

行人在人行横道在线,享有优先通行的权利,是世界各国的通例。但“行人优先”不代表可以滥用权利,更不是“法不责众”。

其实,中国人面对红灯,算是“能忍一族”。上海同济大学中德交通研究中心多年研究表明,在交通流量较大的路口,行人最大可忍受等待时间为90秒,超过此时间限值,行人过马路的情况将“不受控制”,也就是说,当等候超过90秒,行人过街信号灯(红绿灯)作用趋于零。与外国相比,德国行人的的忍耐时间限度是60秒,英国行人的忍耐限度低于45秒。

可见,冲红灯不能全归责于行人素质,红灯时间设计才是关键。(江迅 《亚洲周刊》副总编辑)

www.ahgree.com.cn

(营口资讯网:2019-06-07 01:44:03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